乐呵呵的悠然向日葵

【creek】正常

  Craig知道自己应该是受四人组排斥的,不因为别的,也许只是因为自己的“正常”。
  什么表现是正常的,也许别人回答不上来,但是对craig来说,就是不能越过隐形的线。不是Eric的粗鄙聪咧,不是klye的敏锐,区别于stan的洞察人情,唯独就是“正常”。
  不过,这份“正常”已经被学校里那些亚洲妹破坏了。他很清楚也许那根隐形的线,在决定牵起Tweek的手时,就挣断了。

  放学回家路上
  “嗨,Dude,你真的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吗?”面前的男孩,穿着纽扣错位的格子衬衫,乱蓬蓬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耀眼。他表情有些拘谨。
  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明明知道他问的哪个方面,但还是隐藏着恶趣味的问,
  “Tweek,你指什么?”脸上还是面无表情。
  “你清楚的不是吗?就是交往这件事,说实话,Craig,我不是很看懂你的想法,你和他们都不是很一样…”男孩眨了眨眼睛“你知道的和Eric,kyle他们,fuck!我并不是说他们那样是标准,只是…”
  该说这就是默契吗,自己马上知道他下一句想说什么,Craig似乎有点志在必得,但他不想表示出来。
  “你是不是想问我…对你是怎么看的?有没有‘认真’?”用机械的声音平静地说出来。看着对方的脸,看到Tweek的表情从难以置信到果然如此,不想承认的事就是心中的成就感好像又增添了几分。
  “Dude,这个年龄的男孩在放学后男朋友送他们回家时,应该说明天去哪玩儿,或者是亲爱的,我不想回家这种话,而不是质问他的男朋友对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家到了,Tweek。”
  男孩抓了抓头发,走进家门时,还有点儿留恋。自己则回头的果断,故意为之。
  回到自己家,父母已经坐到了饭桌前,“Craig,吃饭吧。”
  也许男孩无意中的问题,真的使自己烦躁了,“不了,mom,不饿。”径直上楼,躺在床上,然后Craig意识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事情的走向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或者换个说法,一直没受过控制。去他妈的,埋首进被子,现在的情况就是,离‘正常’的走向越来越偏离。一开始的理由或许是Dad的那句:“我爱你,儿子!我爱基佬的Craig!”又或许是那几张美元。但谁说一种意义上的理由不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借口嘛?
  迷迷糊糊地半梦半醒中,好像看见一个男孩子,头发蓬松,地点是学校的操场上。自己在做什么?拿着烟。妈的!自己坐在操场上吸烟?神情还是淡漠的,Tweek拿着打火机,他给自己点烟时背着光,衬衫还是扣错的。自己没有给他重系纽扣,只是不躲避的吞吐烟雾。
  “Son of the bitch!Craig,我他妈在给你点烟,你他妈却将烟喷了我一脸…”然后,不自然地眨眨眼睛。
  Craig醒来,尽管知道是梦。窗外天色已亮,操,一个吸烟梦做了一夜。
  在食堂,Eric怪声怪气地说:嗨!dude,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gay吗?因为有时候他们的脸会呈现出嗑嗨了的样子,比如,此时的Craig。”
  自己伸出了中指,懒得反驳。
  课间休息时,Craig找到了Tweek,“关于你昨天问题的答案,其实我一直追求的都是‘正常’。你知道的,我想要正常的泡妞,我认识的那种正常,经常阻碍我涉猎一些事,比如,成为一个gay。”看见男孩星光般的眼睛逐渐黯淡,神情凝重。“但是你是个例外,我梦见你给我点烟了,也许我已经把这样的关系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了,这就是我的心理,我是真心的,tweek,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不是他妈的美元,亚洲妹的画,尽管是她们开的头。
  那么我上次说我再也泡不到妞了,现在,我想泡你。”
  话被路过的stan听见了,“you are so gay!”
  Craig只在乎tweek的回复,男孩眨眨眼,自己知道他难为情了。“dude,你说情话时还是那个表情。关键我他妈的竟然还觉得有点儿酷!”
  Craig回复:“Boy,你这时候应该说自己离不开你的男友。”
  “Fuck you!Craig。”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