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呵呵的悠然向日葵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投不运回,投不运回,投不运回

   我相信每一个鸟宝宝所说的爱,不单单只是口头上的爱,因为爱他们,所以想给他们最好的。
  现在不运回的情况很紧张,希望大家都能伸手支持,一块两块也可以,我们聚少成多,相信可以汇聚成很大的力量。😘😘😘
  音源情况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它的重要性,所以让我们伸出手,也许大家都是买了很多张专,但是这个月即使是吃土受苦,也要给他们最好的。也是对他们献给我们美妙音乐的报答。

  不运回投起来吧!!!!https://m.owhat.cn/shop/supportdetail.html?id=37559&utm_source=owhat&utm_medium=copyurl

有很重要的事

  大家都想看我们小基拿一位时开心的样子吧
  能一起合力完成一件伟大的事儿非常自豪
所以大家都救救不运回吧
不用很多,一个人每天一块两块积少成多,我相信鸟宝宝的力量是很强大的……

救救不运回!让我们一起加油!!!!!!

大家都救救不运回吧

  大家都救救不运回吧……不用很多,每天一块两块也是力量……宜嘉女孩们,我们要行动起来啊啊啊啊啊

喵星人恋爱物语【宜嘉|有伉俪】

  注:本人手残,有些场景描写不到位,不过尽量写出我心中宜嘉之间那种甜甜的相处感觉
  本文喵化,设定:MARK傲娇纯种埃及猫×JACKSON长毛可爱金吉拉(不喜欢猫咪的姑娘慎点)
  有少部分伉俪情节,笔哥和桃子都是饲主
  最后我也是第一次写动物文,希望大家看的开心,欢迎勾搭( ー̀εー́ )
    ┈┈┈┈┈┈┈┈┈┈┈┈┈┈┈┈┈┈┈┈┈┈
                                第一章
  林在范现在认为自己遭遇了史上最大的困难。以至于之前那些在音乐专业课上遇到的难题都不是问题,作为一个音乐高校即将毕业的大四老学长(真.老油条),面对一只猫竟然对自己前二十年的生活产生了怀疑。

  自己和这只叫MARK的纯种埃及猫的渊源必须从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说起

  明媚的阳光照在屋子中,沙发上一位容貌英俊的男子以葛优躺的姿势摊在沙发上,手指划拉着手机屏,林在范的平时都是忙碌的,作为校乐队的队长,这种能偶尔体会到“世间真孤独”的时光不多。突然他的手指在一个页面停止了下翻。
  
“什么呀?宠物广告,现在的宠物店打广告都是这么奢侈的嘛?”
林在范一副面瘫脸暗暗吐槽着,这个广告可以说是广告界的“一朵白莲花”了。并没有用平时人们感到温馨的粉色或者是蓝色,它的页面是酒红色的,用金色的花体字写了“宜嘉宠物店”的店名及其店里的情况。最令人觉得咋舌的还是网页上每一只宠物和它们的品种,疫苗接种情况的说明和不菲的价格。
 
  “这也太令人有距离感了吧。”林在范思考到。而且这都是什么名猫,名狗???这个价格是普通人能够承受起的嘛?
  不止一个人劝他饲养过宠物。林在范自己不是没考虑过,养狗的话,最大的难题来自于他本身。这个虚势的帅哥,与高冷的外表相当背离的便是弱到爆的运动神经,一想到自己要每天领着狗在公园里绕圈,就感觉头部隐隐作痛。
    说到底还是猫更适合自己,自己是艺术生,需要思考的空间。这些猫咪都能给予,最关键是猫那种无声的陪伴有时令人感到温暖。

  这么想的话,自己现在就是急需要一只猫的作陪,即使是不开心的时候,抚摸抚摸它柔软的毛,似乎也很不错。
  
“呦西,就这么干吧。”他仔细记下了“宜嘉宠物店”的地址,穿着宽松的卫衣,带上棒球帽就这么出门了。关于价格,他并不是不思考,而是认为“贵,一定有贵的理由”。
 
  坐了几乎将近四十分钟的公交,跨了整整一个区,才来到了这个“静安苑”。这小区从外表上看就是一副有钱人进,没钱人出的装修风格。进进出出的尽是些穿着奢豪,年龄偏大的人。幸亏“宜嘉宠物店”位于街面楼房,否则自己这个“潮男”的穿着估计也不会获得安保大叔的体谅。

  林在范轻轻地推门而入,这家宠物店内部十分宽敞,而且猫咪和狗狗并不是圈在笼子里,而是都神闲地躺在温暖的窝里,从皮毛的光泽来看店主对他们真是“尽职尽责”了。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说话的人,是一个年龄不大的,长相温柔的女孩子。她在看清楚林在范帽子下的长相时,微微红了脸颊。

  “如果是购买宠物的话,我们家店疫苗和品种都是您最不需要担心的。”

   “你好,我叫林在范,今天过来是看了你们制作的网页广告,非常精美。购买宠物的话,其实我是有这个打算啦……”

“那您是喜欢猫咪呢?还是狗狗呢?猫咪相对安静一些但需要更多的耐心,相反狗狗需要活力,主人本人最好能有活力一点儿。”

  “……那给我介绍一下猫吧。”

  “真看不出来您这么细腻,我以为您更欣赏犬型热血呢。”

  “其实呢,我本人是学音乐的,比起选狗当然会选择猫了,可以满足我们俩。我既不会去没有节制的干扰它,它获得了自己的空间,相反我还可以创作。”(当然,不会告诉你我还不擅长运动눈_눈)

“呵呵呵,理解理解。”女店主爽朗地笑了笑“有一些品种的猫,很安静,不过它们的情绪也得需要主人去猜。”

林在范环顾了一圈,各种猫躺着它们自己的窝里,这种生物最神奇的地方莫过于天性中的悠然自得,即使面对比自己强很多倍的生物,依旧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

  林在范的视线从呆萌的折耳咪转移到了古灵精怪的俄罗斯蓝猫,从张着瘪瘪嘴的波斯猫转移到了高处的一只……

  “呀……很漂亮的猫咪呢。”

他的视线停留在这只漂亮的猫身上,这是一只颅骨小巧,身材细瘦的猫。两只金色的眼睛像是太阳下的琉璃瓦的色彩。身上的花纹是少见的斑点状。

  “先生的眼光真的很好……这可是我的镇店之宝哦,就外形来说这可是最漂亮的猫咪了,性格也是最棒的……”女孩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林在范注意几个关键词:最安静,细致,温柔。稳重的猫中王子……

  似乎一提到这只猫,女孩子就开启了话唠模式……
 
  林在范斗胆上前,摸了摸这只猫咪的头,它倒是没拒绝。只是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多了点儿不屑的感觉。

  “帅哥,你这么炫酷的外表。就应该是它这样子的宠物伴随左右,真的很般配了真的(//∇//),而且它是纯种的埃及猫,血统是很纯的。”

  在范又看了几眼这个女店主,感觉这样的“人猫组合”不知道引起了她哪方面的联想,总之她现在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说……请问这只猫有名字吗?”

  “大名段宜恩(≧∇≦)”

“……不好意思……我问猫???”

“段宜恩,段是我的姓,我一直想着如果它是人类的话一定是个大帅哥,所以就……哈哈哈,你也可以叫它mark。”

“那旁边那只灰色的叫什么?”“叫豆豆。”

“白色的那只猫咪叫什么?”“叫花花。”

可以看的出来店主真的很双标了。其他的猫真的不会伤心吗?这并不是林在范关心的重点,相比这个言情小说般苏透骨髓的名字,他显然更关心它的身价一些。

“可以询问一下它的价格吗?”“15000。”

  这个价格他想到过。显然金钱上面并不是我们在范偶巴纠结的点,作为一个自己搞校外乐队演出偶尔还写写歌顺便兼职私家钢琴教师的有志青年,这点私用钱挤挤还是可以掏出来的。环视一圈其他的猫咪,可还是觉得这只和自己最有眼缘。这就好比人类见识到了宝石的奢美时很难再欣赏到珍珠的清新了……在店主的推荐下,他又再度购入了猫碗,猫窝,笼子,玩具,以及毯子等一些猫咪用品。就当离开时

“先生,我真的很喜欢mark的,你要好好照顾它哦。它虽然慢热,但是是会把爱它的人放在心里那种类型……”女店主眼中散发这真挚的光芒,这时候mark也应景的回头看了一下她,低声“喵”了一声。

  “放心吧”林在范拍拍她的肩膀,露出了一个充满信任感的真挚笑容。他的冷峻轮廓线条一下子出现柔和感,眼神中有一种少年的真挚感。女店主内心的担忧被缓解了……目送林在范提着mark走出了店。

这就是mark和他的饲主确立关系的全过程,整个过程不过四个多小时,而林在范也怀疑自己的flag是否立的过早。最近,mark的一系列表现,让林在范着实头大。

  首先就是冷漠。从进家被放出笼子的一刻起,不论林在范怎么示好,可我们的mark天仙都只是晃着尾巴,从他面前淡定走过,不留灰尘……

  其次就是焦躁,也许是对新环境的陌生,和对新主人的不满,mark每天晚上都是独自在客厅中走来走去,猫粮都是一口不吃,偶尔喝点儿水,叫两声。最近本就低沉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这状况既叫林在范无奈又十分心疼。

  他们这对主人和宠物的默契感,也许不能是一下半下子可以培养出来的,事情似乎变得有点棘手了。

————————————TBC——————————————
下一节嘎嘎会出来

期待嘎嘎小天使对mark的治愈

话说团团是猫(^・ェ・^)也是有点慢热的小猫咪

剧情发展的超慢,对不住( ー̀εー́ )希望能脑补出那个我描绘的不到位的场景。



 

 

 
 
 

【creek/all cartman】女装活动(二)

  butters本以为今天会是很棒的一天。这个无辜的小子因为将卫生纸掉到马桶里造成阻塞,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现在我们可以称他为世界上最可怜的小孩,不,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四年级生。
  从窗户中看到的南方小镇平和中带着美好,房屋上的皑皑白雪,街道上行走的居民,当然他们口中在说着“fuck”之类的字眼。不过,因此才是“南方公园”。不得不说,butters有时无限放大人类的美好。阳光刺眼,可怜虫换个角度看到了他的“灾星”,cartman西装革履站在他家门口。
  他仰起脸,这样他的双下巴不显得那么明显。这个角度看,他并没有那么浑蛋。冲着二楼窗户喊
  “butters,快给我开门,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so good!咱们发财了!”
  butters看到了eric脸上的表情,眼睛微睁,嘴角轻抿。就像街上随处可见的该死的推销员一样,让你相信他们那些破货物都是全世界最好的。他又在出坏主意,也许这个主意多半需要自己参与。
  “eric,我就来。我被关禁闭了。也许我没法出去,你知道的,就像往常那样。”
  老实未必愚蠢。就像butters。这个小子向日葵般的特质即使是面对家庭冷暴力,虐童倾向的祖母也丝毫不变。因为他知道对付许多阴暗的特质不是说更黑暗,也许就是光明,光明未尝不是另一种意义的黑暗。
  butters打开了门,看着cartman进屋。用往常的表情,嘴角微笑,而眉头微皱。“什么事呢?cartman,我听到了你说发财。”
  金发碧眼,cartman又打量了眼前的人。小男生。是那种在每个年龄段都有暗恋者,妈妈的好儿子。所有的大人,老人都会欣赏。
  乖巧和懦弱交织的气质,cartman想。
  “butters,上次见到游戏机,还是咱俩星期日去商店时的事,那之后,我一直都在筹款,现在终于有和‘咱们’志同道合的人了。但我们需要一位‘hero’牺牲一下,我明明想当英雄的,我把这个机会给你,我们是朋友嘛~”eric的尾音,带着平时的故意延长,和撒娇的情绪。
  有可能来自于他的妈妈,butters想。尽管这个想法有些恶毒。
  “英雄?英雄!我可以吗?”跃跃欲试。
  “butters这可能有些背离传统的英雄,像那个外穿内裤的变态,或者是扮演蜘蛛的怪咖,不是他们那样的,你很好,真的butters,各种意义上。比如说上次你扮演Majorine。”嘴角扯出了一个莫名的弧度。
  “cartman,我绝对不会第二次穿上女装,无论你是想怎样获得奖品,我都不会再牺牲我自己了,上次回来我妈妈他妈的差点把我杀掉……”
  “我们的友谊,在你心中这么没有意义?”对方一副难过的样子。他是天生的伪善。
  “cartman,我并不是说我们的友谊,我们是朋友啊!只是……”
  eric用哀婉的语调,就是那种话剧演员的语气道:“我和kyle打了赌,我赌你绝对不会做‘hero’,你就不是与正义为伍的人。我原本想争取这个机会的……我这样的人,是见不得朋友有难的,dude!”
  eric在赌,刺激对方的神经。他认为butters在利用之前需要虚荣的称赞。
  显然,他的堆砌并没有起任何作用。
  “那你上吧,cartman。无论这次是什么事件,用你过人的智慧。”
  cartman的脸色有些难看。事情没有在计划之内进行。对面的那个人神情微变。他应该料想到的这个所谓的‘混沌博士’,有时候性格中压抑的部分爆发往往叫人措手不及。
  “fuck you!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走了。你不理解我,就像撒旦不理解耶稣一样。我早该预料到的。”
  cartman转身要走,butters先他一步堵住了门。看着他,“cartman,你这个垃圾。你以为你总是能了解别人,比如今天,如果我答应了你,我就被迫陷入你的垃圾计划中。”
  “butters你考虑清楚,所有男生都认为你穿女装合适。我的计划事实上想让你和tweek假扮女孩参加Temple选拔赛,赢得奖金,买游戏机。就这么简单!”eric的表情看上去既释然又无可奈何。
  “cartman,有时候我也不是很能控制我的脾气,你知道的,我……赞成你的计划,又担心被利用。”
  “你是有舞蹈天赋的,butters,他们或许比不上你的一半。就比如我这样的人看见你跳舞,就想这个小贱人,一定不是直男。”
  “……也许你是对的。如果一定要……请给我时间考虑。”
  eric转身打开了门,用口型轻轻地说了声“再见。”他走到路口,打电话给了stan:“可能我已经说服了butters,dude。我不想说十分确定的话,这样他来参与的时候才会显出我的正确。告诉你旁边的愚蠢犹太人。”
  stan和kyle此时正在去tweek家的路上。kenny的任务是收集女生不想要的旧裙子,前提是它们还是完好的或者不沾染HIV病毒。为此kenny还抱怨过:“那任务他妈看上去让我像极了费劲尽心思想收集内裤的变态。”
  “因为你穷,kenny。”“……”
  “贫困就是理由,kenny。”“……fuck!”
  “kyle,cartman说他说服了butters。他用‘可能’,他又在嘲笑我们。butters那小子现在一定在家里纠结……”
  “dude,butters也许就是宣传广告中用的动物。”
  stan对kyle的比喻忍俊不禁,他笑着说:“Amzing!dude,那cartman呢?”
  “那混蛋就是狗娘养的烤动物的人!”
  “Cool!准确而形象。”
  他们走到craig的家门口。kyle按下了门铃,“这个混蛋看见是我们有没有可能不开门……”stan问。
  “完全有,一个消极的男子 。害怕卷入非日常生活中。你是怎么想到来找craig的?他会用那种机械的声音说,他认为我们是非正常的,至于他的男友,他会劝我们不要妄想……”

希望他们之间的对话能更自然点(能力?)

 

 
 
 
 
  “

【Creek/all cartman】女装活动(一)

  “上课的女生和成熟的女人之间好像是缺了点什么?”stan像是问kenny又像是自言自语道。
  “dude,这不像你问的问题啊,当然我看的杂志都是大胸妞,不过,如果跟kyle的妈比,我可不认为上课的女生很糟糕,我指sex。”kenny比了个手势,stan笑出了声,应该是体型方面的问题。
  “kyle来了,stan停止你的笑声。”两人一本正经,若无其事。
  “嗨,dude,那么接下来我们进行什么活动呢?你知道没有cartman的每一天,我都对世界充满希望。热度堪比果粉期待7。”kyle问。

  三人并排走在街道上,商店里传来Taylor的歌。

“我他妈真是恨死Taylor了,现在满大街都是她的歌,也许我知道下一首会是什么…”kyle愤愤。
  stan走到超市橱窗,“你们都知道我中意这款游戏机很久了,性能堪比…女友…,男生们可以没有…女友…但不能缺乏游戏的乐趣。……其实,我想要表达的是,好吧,我缺钱。”
  kenny暂时收起杂志,表示对stan的认同。“Dude,你知道全校我家最穷。”
  “stan,我不想表示犹太人好像很吝啬的样子,可你知道欲望需要克制。”
  “好吧,我还是不看它比较好,它的存在就是告诉我,我有多囊中羞涩的。也许…我可以看看玻璃上这种宣传单,提高阅读水平。”
  一张花花绿绿,不入流的纸。
“寻找现实版Shirley Temple,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活动地址乡村自助餐厅,奖金300美元”
“嗨,kyle,你的伙伴突然成了Shirley Temple和你一起玩最新款游戏机,怎么样?”
“可能我会吓死,你知道的,dude。她已经死了,而且她的粉丝大多数是old people,stan,你可以回家问问你爷爷,真的不是他发起的活动吗?”
  kyle不能自抑的笑出了声,kenny也抖动着肩膀。
  “随便你们吧,我要参加活动。我需要有人的帮助,或许参加比赛的人不是我。总之资金来源合法。”
  stan转身走了,“kyle,他去哪了?”kenny问。
  “你知道的,就是那个bitch那里。今天本来好不容易摆脱他的。我也要去了”两人紧跟其后。

  Eric家门口。stan按下门铃。开门的是他本人。棕色的头发吹的很蓬松,忽略紧绷的衬衫,还不是没有一点噱头。
  “stan,什么事?买不起的游戏机还是扮成‘伪娘’的计划,dude,事实上我和你想的一样。”
  stan只是暗自吃惊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如果是面前这个混蛋,他具备这样的能力。
  Eric说:“我的进程更快一些,感谢亚洲人的‘伪娘’一词,”他和stan上楼进了房间,拿起一张纸。“谁更像一点儿,我在思考。你,普通伪娘,kenny,黄爆了的伪娘,kyle,…他妈的犹太伪娘,Token,黑人伪娘,…”
  “你呢,dude,你考虑到你也参与吗?”
  “我扮成伪娘吗?stan,fuck you!领导者怎么能行动呢?”
  “你个混蛋!fatass伪娘!”
  “不,是大骨架伪娘,我是大骨架伪娘,说正事,快从你们几个中选出参赛者,我迫不及待玩儿游戏机了。”
  “cartman,你为什么不考虑让女孩子们参加比赛呢?或许成为shirley这种事,她们更拿手一些。”
  楼下门铃响了,“mom,快去开门!该死的犹太伪娘和黄爆伪娘来了。”
  kyle和kenny上楼进到房间,“kyle,犹太人都这样么?讨厌鬼都是不请自来的,你知道的,讨厌鬼说你…”
  “Fatass!我不想和你动手,在这个时间段里。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统一目标。”
  kyle打量着cartman,他并没有穿平时的着装,衬衫领带,也许他早就料到自己会来找他,现在因为stan的事情需要这个混球,所以只要Eric不把他逼到临界点,他今天不会动手。
  “dude,我是这样想的,我们总得有一个人牺牲去穿女装参加比赛,最好是金发碧眼,所以我认为是butters和tweek比较合适,真的伪娘和抽搐伪娘总比我们这些外行好,比如我他妈要是评委,突然会看见一个犹太伪娘,会说‘嗨!你这个犹太娘儿们’。你们的意见呢?”
  “fuck you !cartman。我认为我们说服butters比说服tweek容易一些。”kyle眨眨眼。
  “对,就是那样的,主要是怎样说服tweek的男友。最好是可以将他们挑拨离间一下,就像上次打架那样子的,但they are gay!so gay!抱歉dude我没有离间基佬的经验。”
  kyle揪住cartman的领子,气流游离在他的脸上,cartman看着那双愤怒的绿眼睛,分明写着‘不去就会死’这句话,他努力掰开他的手指,却发现对方真的发火时,自己简直无能为力。
  kyle看着面前松软的脸颊,忽然产生出讽刺的意味,他知道面前这个彻头彻尾的理论派,打起架来不如一个女人。一点点开心荡漾出来,强硬的心理
 作祟,他伸手捏了捏cartman的脸,带着鄙夷的表情。
  果不其然,后者中计。“kyle,fuck you!”愤怒的胖男孩使劲搓了搓脸。这使他看上去像一只炸了毛的胖猫咪,当然前提是他可以像猫一样弓起背来。
  “亲爱的,我给你们做了曲奇,Eric,你怎么这么生气?”cartman女士问到。
  stan和kenny说:“记得早上的问题吗?可能换了Cartman女士就另当别论了。”stan笑了笑。
  kenny含糊不清的回答:“a bitch!”
  “对,就是那样的。”
  “cartman你去说服butters,我们想办法说服tweek,准确的说是craig。现在就行动吧!"kyle首先走下了楼。
  stan和kenny不怀好意的笑笑。“cartman,你妈真是很好。”
  “那是当然。”
  三个人随后下了楼。“cartman,我的宝贝,你去哪里?”
  “干一件大事,mom。”

希望可以写成一个故事那样(能力?)=皿=
他们的相处方式能更自然一点。



 
 
 
 
 
 
 

【creek】正常

  Craig知道自己应该是受四人组排斥的,不因为别的,也许只是因为自己的“正常”。
  什么表现是正常的,也许别人回答不上来,但是对craig来说,就是不能越过隐形的线。不是Eric的粗鄙聪咧,不是klye的敏锐,区别于stan的洞察人情,唯独就是“正常”。
  不过,这份“正常”已经被学校里那些亚洲妹破坏了。他很清楚也许那根隐形的线,在决定牵起Tweek的手时,就挣断了。

  放学回家路上
  “嗨,Dude,你真的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吗?”面前的男孩,穿着纽扣错位的格子衬衫,乱蓬蓬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耀眼。他表情有些拘谨。
  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明明知道他问的哪个方面,但还是隐藏着恶趣味的问,
  “Tweek,你指什么?”脸上还是面无表情。
  “你清楚的不是吗?就是交往这件事,说实话,Craig,我不是很看懂你的想法,你和他们都不是很一样…”男孩眨了眨眼睛“你知道的和Eric,kyle他们,fuck!我并不是说他们那样是标准,只是…”
  该说这就是默契吗,自己马上知道他下一句想说什么,Craig似乎有点志在必得,但他不想表示出来。
  “你是不是想问我…对你是怎么看的?有没有‘认真’?”用机械的声音平静地说出来。看着对方的脸,看到Tweek的表情从难以置信到果然如此,不想承认的事就是心中的成就感好像又增添了几分。
  “Dude,这个年龄的男孩在放学后男朋友送他们回家时,应该说明天去哪玩儿,或者是亲爱的,我不想回家这种话,而不是质问他的男朋友对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家到了,Tweek。”
  男孩抓了抓头发,走进家门时,还有点儿留恋。自己则回头的果断,故意为之。
  回到自己家,父母已经坐到了饭桌前,“Craig,吃饭吧。”
  也许男孩无意中的问题,真的使自己烦躁了,“不了,mom,不饿。”径直上楼,躺在床上,然后Craig意识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事情的走向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或者换个说法,一直没受过控制。去他妈的,埋首进被子,现在的情况就是,离‘正常’的走向越来越偏离。一开始的理由或许是Dad的那句:“我爱你,儿子!我爱基佬的Craig!”又或许是那几张美元。但谁说一种意义上的理由不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借口嘛?
  迷迷糊糊地半梦半醒中,好像看见一个男孩子,头发蓬松,地点是学校的操场上。自己在做什么?拿着烟。妈的!自己坐在操场上吸烟?神情还是淡漠的,Tweek拿着打火机,他给自己点烟时背着光,衬衫还是扣错的。自己没有给他重系纽扣,只是不躲避的吞吐烟雾。
  “Son of the bitch!Craig,我他妈在给你点烟,你他妈却将烟喷了我一脸…”然后,不自然地眨眨眼睛。
  Craig醒来,尽管知道是梦。窗外天色已亮,操,一个吸烟梦做了一夜。
  在食堂,Eric怪声怪气地说:嗨!dude,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gay吗?因为有时候他们的脸会呈现出嗑嗨了的样子,比如,此时的Craig。”
  自己伸出了中指,懒得反驳。
  课间休息时,Craig找到了Tweek,“关于你昨天问题的答案,其实我一直追求的都是‘正常’。你知道的,我想要正常的泡妞,我认识的那种正常,经常阻碍我涉猎一些事,比如,成为一个gay。”看见男孩星光般的眼睛逐渐黯淡,神情凝重。“但是你是个例外,我梦见你给我点烟了,也许我已经把这样的关系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了,这就是我的心理,我是真心的,tweek,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不是他妈的美元,亚洲妹的画,尽管是她们开的头。
  那么我上次说我再也泡不到妞了,现在,我想泡你。”
  话被路过的stan听见了,“you are so gay!”
  Craig只在乎tweek的回复,男孩眨眨眼,自己知道他难为情了。“dude,你说情话时还是那个表情。关键我他妈的竟然还觉得有点儿酷!”
  Craig回复:“Boy,你这时候应该说自己离不开你的男友。”
  “Fuck you!Craig。”
                    【end】